专家解读

规范两端 严控总量
——行业加强卷烟和烟叶生产总量控制


  烟叶和卷烟,一个原料,一个产品,分别位于卷烟制造链条的两端,“两烟”生产数量的多少无疑是烟草控制的题中之意。

  有计划地组织烟草专卖品的生产和经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的明确要求,长期以来,我国对烟叶和卷烟生产实行严格的计划控制,国家下达的烟草制品年度产量计划属指令性计划,一经下达不得擅自更改,烟叶产区和卷烟生产企业只能严格按照国家下达的计划生产,并不是“烟草收益高,想生产多少就生产多少”,这一点十分明确。

  计划管理首先体现为总量控制,从烟草行业走过的30年历程看,“控制总量、稍紧平衡”是保持行业持续健康发展的成功经验,不仅是烟草行业宏观调控的首要任务,也是今后必须长期坚持的方针,亦是落实《中国烟草控制规划》(2012~2015年)的举措之一。

严格管理规范烟草生产

  如今,任意走进一个烟叶产区或是卷烟生产企业,无论是烟叶种植、收购还是卷烟生产的各个环节,都予人以规范有序的印象,这似乎司空见惯。而事实上,“两烟”生产的规范局面来之不易,蕴含着不懈的付出和努力。

  1982年,中国烟草总公司成立不久,便与轻工业部、商业部、财政部、国家物价局联合向国务院提交了一份《关于控制卷烟生产和调控部分不合理品种比价问题的报告》。在报告研究过程中,国务院的同志与报告起草方进行了仔细沟通,最后决定将卷烟定性为“特种消费品”,肯定了报告中关于“卷烟属于特种消费品,不能无节制地扩大生产,也不能实行薄利多销,低价鼓励消费的政策”的观点。

  卷烟是特种消费品的提法,经过时间的检验已被广泛认可:卷烟,包括烟叶以及原辅材料和机器设备等用途单一,多了或少了都不行,不能像普通商品一样单纯依靠市场调节,需要有计划地综合平衡、协调发展。

  道理摆清楚了,但在当时卷烟生产执行严格的计划面临着严峻的局面。在国家烟草专卖制度确立之前,由于卷烟是高税产品,发展卷烟生产既可以成为地方财政收入的重要来源,又能解决就业、发展经济,被地方政府视为“摇钱树”,各地纷纷开办计划外烟厂。于是,几间破草房、一台破旧的卷烟机、几个妇女用剪刀把烟叶剪成烟丝,一个小烟厂就投入生产了,盲目建设的计划外烟厂严重冲击国家计划,在市场上以劣挤优,造成卷烟生产近乎失控。

  

通过码段管理,使卷烟生产更加规范有序


  烟叶生产同样如此。受当时组织机构不健全、管理不到位、利益驱动等因素影响,在烟叶的种植和收购中不认真执行供需合同,加价,提级,价外补贴现象时有发生,造成烟叶生产盲目,出现了1986年的“烟叶抢购”,1997年的烟叶严重超种超收。同时,烟叶流通中违反专卖管理的问题比较突出,流通秩序一度混乱。烟叶生产的波动起伏,造成烟叶的数量和质量均难以满足卷烟工业的需求。

  “两烟”生产的盲目发展,不仅给烟草行业发展带来灾难性的后果,更造成资源浪费、市场混乱、国家财源损失,弊端诸多。正是鉴于烟草制品的特殊性及严峻的生产形势,国家对烟草行业实行特殊的改革政策,建立和实行“统一领导、垂直管理、专卖专营”的国家烟草专卖制度和管理体制。

  中国烟草总公司成立以后,依据国务院要求和相关法律法规,在严格计划管理方面付出了艰辛努力,采取了诸如关停计划外烟厂、调整烟叶生产、卷烟限产压库等一系列举措,“两烟”生产管理趋于规范化、制度化,烟草行业从速度效益型向质量效益型转变。进入2000年以后,烟草行业在坚持专卖制度前提下推进以市场为取向的改革,优化和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内部严格规范,开展烟叶生产经营秩序、卷烟体外循环专项治理,行业发展的质量和效益大幅度提升,使国家利益和消费者利益得到了更好的维护和体现。

  辩证地看,如果烟草生产盲目粗放,按计划生产、控制生产数量就无从谈起,只有在规范有序的基础上,烟草控制才具备实施的前提。实施烟草专卖改革政策,烟草行业避免了盲目发展,实现了总量控制,减少了恶性竞争,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实施烟草专卖制度是确保卷烟产品质量安全和履约控烟的最有力举措。

维护国家计划的严肃性

  烟草专卖是国家专卖,贯穿于烟草制品生产经营的全过程,从烟叶生产、收购、储运调拨、卷烟加工一直到批发零售和对外贸易,始终都要遵照《烟草专卖法》及《实施条例》进行规范,始终不能脱离专卖监督管理。

  关键在于,当国家的烟叶和卷烟生产计划最终下达到烟叶产区和卷烟生产企业后,能否执行到位?

  就烟叶而言,地方政府从中征收烟叶农业特产税,而且烟叶“买卖”不像其他农作物一样易受市场波动的影响,种烟收入有保障,发展烟叶生产对地方特别是经济落后地区具有一定的吸引力。而卷烟更是如此,由于价值较高,实行高税,容易产生发展的“冲动”。因此,采取有效措施维护国家计划的严肃性十分必要。

  从国家局有关部门了解到,在加强规范烟草生产经营行为上,烟草行业采取了有力措施,而且卓有成效。

  1997年烟叶严重超种超收后,合同收购制开始在烟叶产区推行,合同成为约束地方政府、烟草企业、烟农严格执行国家烟叶生产计划的主要手段。经过艰苦细致的努力,合同制逐步在烟叶产区全面推广,而且在信息技术进步的支撑下,纸质合同向电子合同迈进,避免了人为操作、修改。如今,每到烟叶种植、收购时节,烟草企业都要认真抓实与烟农的合同签订工作,把种植面积、收购量、物资供应、扶持政策等内容签入合同,并强化政策宣传,细化以村为单位对合同落实、签订情况进行张榜公布,接受社会和群众监督。

  十分有利的是,随着现代烟草农业的发展,烟叶生产组织形式发生显著变化,育苗、机耕、物资供应等烟叶生产各个环节逐渐分离,实行专业化服务,这为强化烟叶种植、收购合同执行力提供了便利。比如,以往烟苗由各家各户自己培育,现在全部商品化育苗,可以细化到一亩地育多少苗,移栽时根据合同数量及落实的地块统一发售烟苗,从源头上做到育苗数量与计划大田面积相协调。同时,合同落实纳入考核,层层推行责任制,有效保证了国家政策和计划的严肃性。

  卷烟生产方面,有烟草行业“一号工程”之称的“卷烟生产经营决策系统”一期工程于2006年通过验收,这项基础性的信息化工程以物流跟踪为手段,通过“两打三扫”(工业企业向国家局申请件烟码,件烟生产下线按计划打码,件烟出库扫码;商业企业件烟到货扫码,件烟领用出库扫码,条烟分拣配送打码)的技术措施,及时准确采集工商企业卷烟产量、价格、库存、成本、销量和流向等卷烟生产经营数据,对提升行业宏观调控能力、规范行业经济运行等都能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通过“一号工程”每月向卷烟生产企业下达的内销卷烟生产计划码段,相当于给每件卷烟赋予了“身份证”,如果卷烟生产绕过了生产计划码,生产出来的卷烟则无法办理准运证,进入不了物流环节。即使运到了卷烟商业企业仓库也不能入库,再加之有专卖管理、内部监管的严格措施,可以说,现在整个卷烟运行的环境已不允许非渠道卷烟的存在,卷烟产销进度得到严格控制、把关。

  得益于对烟草生产实行严格的计划控制和对“两烟”生产经营的严格规范,烟草行业经济运行的质量和效益显著提高,烟叶生产自1997年之后连续15年保持了稳定发展,全行业实现税利从2000年的1050亿元增加到2012年的8649亿元,为促进烟农增收、零售客户盈利、国家财政增收作出了积极贡献。

  烟叶和卷烟的生产必须执行严格的计划。坚持“总量控制、稍紧平衡”的方针,这是由烟草制品的特殊性决定的,也是烟草行业健康发展的宝贵经验。下一步,烟草行业将依据《烟草控制框架公约》的有关规定,按照控制规划要求,加强卷烟和烟叶生产总量控制,严格按照计划组织烟叶收购和卷烟生产。作为一个负责任的行业,控烟履约,中国烟草责无旁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