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烟草专卖局
领导访谈
国家烟草专卖局总机
010-63605000
新闻投稿热线:
010-63606453
010-63605947
cx-out@tobacco.gov.cn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在线访谈>>领导访谈     查看: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朱尊权院士专访

2004-03-24

    3月18日-19日在郑州举行的《朱尊权》一书首发式暨烟草科技发展方向学术报告会,不仅进一步弘扬了以朱尊权院士为代表的老一代烟草科学家锲而不舍、精益求精、乐于奉献的楷模精神,也是一次非常重要的科技活动。会议期间,本网站记者就“中式卷烟”的有关问题对朱老进行了专访。

    朱老1941年毕业于中央大学烟草专业,1947年赴美国留学继续烟草专业的深造,他在美国的学习和工作得到了美国专家的充分肯定。但在1950年他毅然放弃了优越的工作环境和优厚的生活待遇,回国投身于刚刚起步的新中国烟草事业,成为中国烟草科技事业的奠基者和学术带头人,为烟草行业的科技进步做出了卓越的贡献。朱老是我国烟草科技工作奠基人之一,现为中国工程院资深院士、中国烟草总公司郑州烟草研究院名誉院长。

    记者:朱老,您好!您作为烟草行业的知名专家,历来非常重视“中式卷烟”的发展。我想首先向您请教一下“中式卷烟”的由来。

    朱老:19世纪末,英美等国卷烟工业开始进入我国,英美烟公司在我国设厂,同时在豫、鲁、皖发展烤烟,就地产销卷烟,垄断了中国卷烟的原料、生产和销售。由于卷烟和烤烟生产都是英国人开发的,所以中国烤烟重颜色,轻成熟度,中国卷烟类型基本是英式烤烟型卷烟。特点是配方中高档烟原料以进口美国烤烟为主,中低档卷烟配方掺用不同比重的河南、山东、安徽等省的烤烟。
    中国卷烟工业借助风起云涌的民族爱国运动与英美烟公司展开了激烈的竞争,历经艰难曲折,逐步形成了原始的民族工业基础。新中国成立后,英美烟公司撤出,中国开始发展自己的卷烟生产体系,并沿袭以前的习惯,保持了原有的卷烟风格。但是由于烟叶不能进口,只能逐步改用国内烟叶。于是大力开发了云南、贵州、福建等地具有不同香味风格的烟区以保证卷烟的香味品质。当时的烤烟供应不足,陈烟缺乏,卷烟配方中的烤烟需要用自然陈化1年以上的烟叶,原料不能满足工业需要,于是采取人工发酵来加快烟叶发酵,以保证卷烟质量。这样以来已不同于原来的英式烤烟型,形成了自己的品质风格。
    记者:那时英式烤烟型卷烟的风格或者特点是什么呢?20世纪中期世界上有那些代表性的卷烟类型?它们各自的特点又是什么呢?

    朱老:先谈一下英式烤烟型卷烟,它是从英国发展起来的,以烤烟作为配方的主要原料,加工技术上突显烤烟香气,不加香或少加香料。其特点是着重香气,鼻腔有优美怡人的香气,喉部冲击力小,讲究入喉和醇,余味舒适。代表品牌为“555”。
    从全世界来说,国际卷烟工业发展始于19世纪末,由于各地过去所消费烟草的品种、产地不同,吸食烟草的方式不同,形成了各自不同的传统习惯,因此各国的卷烟品质风格是不同的。受帝国主义列强军事、政治、经济的殖民影响,在20世纪中期逐渐形成了四种比重较大的卷烟类型,即英式烤烟型卷烟、美式混合型卷烟、法式深色晾烟型卷烟和中东香料型卷烟。
    美式混合型卷烟是以美国为主,于二次世界大战后随着美国军事和经济的扩展才发展起来的,配方原料采用烤烟、相当大比例的白肋烟和少量香料烟与马里兰晾烟,利用白肋烟烟叶组织结构疏松、吸收性强的特点,大量加料加香,使用特殊的烘焙工艺,改变香味。其特点是对喉部有一定的冲击感,重在口腔特别是与鼻腔接近部位的香味感受,但鼻腔的香气感不多,要求避免对鼻腔的刺激,口感丰满,余味舒适。以“骆驼”牌和“好彩”牌为代表。
    法式深色晾烟型卷烟是以法国为主发展起来的。法国过去殖民地也很多,在法国势力范围内消费者都吸食此类卷烟,以深色晾晒烟及雪茄烟叶为配方主要原料。该类卷烟能显示晒烟及雪茄烟等混合香气,但冲击力较大、刺激性较强,非习惯于此的人难以接受。以法国所产的主要品牌gavloise、gitane为代表。
    香料型卷烟的流行与荷兰、西班牙等国的殖民影响有关,范围也较宽,在中东地区、东欧、南美洲都被吸烟者普遍吸食,以香料烟为主要配方原料,掺配一些晾晒烟,加工中通过不抽梗,加工过程不用较高的温度,来保持其特殊香气不受损失。其特点是香气特征较突出,支流香气很浓,入喉和顺,喜好这种香气的消费者都可接受。以当时埃及产的“福禄加”及苏联、阿尔巴尼亚所产的卷烟为代表。
    记者:国际上卷烟工业从20世纪中期算起,到如今已有50多年了。这段时间里这四种主要类型的卷烟是如何发展的,其风格发生了那些变化?

    朱老:20世纪50年代以后,“吸烟与健康”问题引起各国重视,降焦减害成为世界烟草行业的共同目标,加之世界经济一体化趋势的影响,各种类型的卷烟也都随之悄然改变。英国的英美烟草公司早己向世界各地,包括中国在内拓展市场。“菲莫”和“雷诺”等美国的大烟草公司后起直追,向世界各地扩展。由于混合型卷烟在降焦方面的优势而发展更快。在美式混合型卷烟发展的同时,法式深色晾烟型卷烟和香料型卷烟急剧萎缩,逐步被混合型卷烟代替。
    英式烤烟型卷烟有些已由当初的纯烤烟配方,改为配方中掺入少量香气浓的香料烟或白肋烟以帮助提高香气和劲头,以适应降焦,乃至颜色有所加深,渐变为桔黄色。美式混合型卷烟在国外地区发展时也重视改变叶组配方结构适应当地的消费习惯。现在各地的混合型卷烟还都带有本地的特点,与典型的美式混合型卷烟有一定的区别。例如菲莫公司,虽各国都有其“万宝路”产品,但各国的“万宝路”也都根据当地的吸食习惯做了相应的调整。
    总的来说各卷烟类型的香味风格变化趋势具有以下两个特点:一是不管哪种类型的卷烟,都要降焦、减害。二是卷烟的香味风格是长期形成的习惯,尽管要改变,但还要尽量保留一部分原来的风格特点。
    记者:在世界各类型卷烟风格变化的趋势下,中国卷烟又是如何发展与成熟起来的?经历了哪些变化?
    朱老:改革开放后,受国际上“吸烟与健康”问题的影响,烟草行业提出了卷烟降焦减害的目标。烤烟生产狠抓了成熟度,烤烟的颜色由柠檬黄向桔黄转变。加工技术采用了一系列措施,焦油量逐步降低。为了补偿降焦后的香味不足而改进了加香措施,各地烟厂由于采用的原料不同和加工措施的差异形成了一些风格稍有差别的产品以迎合全国各地的吸烟消费者。在各地烟厂与烟农的努力下,生产的一系列产品己为广大消费者所接受,其香味风格与原英式烤烟型已有较大差别。
    随着我国国际交流的加强,我们对混合型卷烟也有所了解。我国于20世纪80年代初曾提出要发展混合型卷烟,根据一是从降焦角度考虑,烤烟的焦油产生量远高于白肋烟,纯烤烟烟叶配方的卷烟降焦较困难,单纯烤烟的香味浓度不足以适应降焦后卷烟须保持的香味水平,当时一般的认识焦油降至10mg/支以下是很难达到的。二是混合型卷烟对烟叶原料要求低、选择范围广,对烟叶供应有利,成本低。美国高等级烤烟在一般牌号中仅少量掺用,而此类烟叶经挑选在 “中华”牌卷烟中也只有一半可用,主要是因为颜色偏深。当时在香港市场零售价美国牌号远高于“中华”牌。可是经过了20年的努力混合型卷烟发展的进度不大,市场份额从未超过10%。造成混合型卷烟发展艰难的原因综合起来,一是国产白肋烟质量不高,制造混合型卷烟的经验不足,技术不高,使得卷烟产品质量不高;二是消费者多年形成的吸食习惯不会轻易改变,不太容易接受混合型卷烟。这也证明了传统习惯的重要作用。
    记者:您刚才提到卷烟卷烟降焦减害的问题,那么目前我国烟草行业在这方面整体形势是怎样的呢?
    朱老:随着近年来烟草行业提出了“科教兴烟”战略,要求增加卷烟产品的科技含量,烟草行业的各个方面都有了显著的发展和进步,科技进步加快,烤烟型卷烟降焦效果良好。有的烤烟型卷烟逐渐可降低焦油至10mg/支左右,香味也能基本满足要求。比较突出的卷烟产品如上海的“红双喜(红)”牌卷烟等,焦油8mg/支,但香气,劲头都基本能满足吸烟要求。所以,采用先进的科技手段保持原有烤烟型卷烟香味风格也可以降低焦油,达到减害目的。另外近几年通过对烟叶中严重致癌的亚硝胺含量进行研究,发现亚硝胺在晾晒烟(特别是白肋烟)中含量较高,而在烤烟中含量很低,尤其是中国烤烟中的亚硝胺更少,危害小。另一方面现在各烟厂开发的低焦油烤烟型卷烟新产品迎合了消费者固有的吸食习惯,受到了群众的喜爱,所以现在和将来都要以发展中式烤烟型卷烟为主攻目标。同时考虑国内少部分喜爱混合型卷烟的消费者以及青年新消费者的需求,以及出口等因素,还要发展中式混合型卷烟,作为对市场的补充。
    记者:据我所知,我国各地烟草口味多异,品牌繁多,您能给我们简要介绍一下吗?这些和统一的“中式卷烟”有没有冲突呢?
    朱老:卷烟是一类嗜好品,传统习惯很重要,全世界都同此道理。我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喜好不尽相同,也要求有不同的产品供应,来满足人们的需要。我国主要产烟区的自然条件不同,所产烟叶的香味风格有一定的差别,其化学成分也有不同。对常规化学成分而言,一般说来,河南烟叶的含氮成分高于云南、福建,而碳水化合物则相对较低。
    对于微量香味成分而言,分析表明河南烟叶的香味物质总量不比云南烟叶少,问题在于总量中哪些是有主导作用的成分及其协调性。但由于微量成分含量过低,分析误差也较大,因此目前尚没有具有实用价值的可以用来区分各地区烟叶香味特征的通用数学模型。
    根据各地烟叶香味和化学成分特点,可以在配方中适当调配以改善香味,如果以某一地区烟叶为主体,即生产出风格上有差别的卷烟,可以适应各地区消费者的喜爱。但这些都应属于中式卷烟,正如粤系、川系、湘系、鲁系、江浙系的莱肴都是中菜一样。
    烟叶生产是农业经济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卷烟以国产烟叶为主体,发展“中式卷烟”是必然的,也是必要的。
    记者:针对国家局发布的《中国卷烟科技发展纲要》,您指出我们科技工作就是要为“中式卷烟”服务,工农业上共性的、应用基础性的研究都要做。那么要发展“中式卷烟”,我们在农业方面应该做哪些工作呢?
    朱老:首先要重视烟叶的生产。发展“中式卷烟”要以提高主要产区烤烟的香味风格为基础,在栽培措施和品种选育上要对有利于本地区香味特征方面的技术有所侧重。目前国家局提出了“中国烤烟品质与生态环境关系及品质区划的研究”项目是及时的。20世纪70年代的“烤烟区划”是为解决烟叶数量不足,划出栽培适宜区与不适宜区,为选地区发展烟叶生产做出了贡献。现在再次区划应关注市场需要,发展中式卷烟需要的烟叶。以香味风格品质为目标,分出有香味品质特点的和市场需要的可用性强的烟区。各地区栽培技术、品种选育以有利于提高本地区香味特征为主。在化学研究上要进一步找出其理化特征和主要致香成分的依据,同时也为该地区卷烟加香技术找出重点。根据市场需要选择自然环境近似的地区发展,以增多数量,满足生产发展要求。
    同时应考虑烟叶发展的可持续性问题。如过去所谓浓香型的“许昌烟叶”,是中国卷烟有特色的最主要原料之一。近年来市场萎缩,产量锐减。这样的现象虽然与经营管理有关系,但其香味变差,杂气增加、品质下降的事实确实存在。通过近两年在襄县观察发现,栽培、烘烤技术虽有提高,但在不科学的经营思想指导下,掠夺式的栽培措施使土壤的理化性状变劣,己尝到苦果。如何改变这种现状,尚待科技工作者和经营管理者的努力。各地也应引以为鉴,未雨绸缪。
    另外是现行的烟叶分级标准及价格政策需要适当改进。现行的烤烟分级国家标准对农商交接时显得较繁,随着卷烟配方工艺的进步,又显得过粗,同一等级内的烟叶分别处理有相当大的潜力可以增加其使用价值,所以应考虑将烤烟分级标准分为农商交接和工商交接两个不同的标准。对行业的运行是有益的。近年发展较快的巴西烟草业早已实行了两套标准。
    记者:刚刚闭幕的人代会上,农民增收再次成为国民瞩目的焦点。您在烟农增收的问题上有些什么看法呢?
    朱老:中央历来重视三农政策,“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也要求帮助农民致富。我认为,科技应当发挥重要作用。近来一些农业技术推广成效很大,但是其推广队伍还不如烟草行业。为何烟草农业技术推广困难?当然,烟叶生产技术复杂是一个因素,但根本阻力在于政策和指导思想。提高烟叶质量的技术措施要靠农民具体实施,农民要求合理报酬是天经地义的。一些科学的技术措施由于分级标准及其价格政策的不适应,实行后使农民的收益降低,自然推不下去。如成熟度问题就是实例之一。烤烟是专卖产品,一些地区临时提出规定,如某些等级不收,上部、下部不收,只考虑企业本身利益而不顾烟农的利益和烟叶生长的自然规律的做法是不可取的。
    成熟度好的烟叶等级间的品质差距缩小,中低等烟的可用性增强,等级差价也应缩小,这对于增加烟农的收益,提高其积极性都是有利的。美国2003年就改变了历年来的烟叶拍卖制度,由烟公司与烟农直接签订合同,把过去的拍卖场地变为公司接收烟叶的场地,其优点是烟农生产的烟叶更符合工业的要求,同时把节省出7%的拍卖费用让给农民,一举两得。
    记者:发展“中式卷烟”,在工业方面还有哪些问题亟待解决呢?
    朱老:工业方面叶组配方的传统做法亟待改进,我国仍执行着工厂一次配叶的传统办法。国际上早已执行在产地打叶复烤时进行配方打叶进行第一次配合的两次配方办法,其好处是一是可以拓宽烟叶使用范围,使一些可用性较好而数量较少的烟叶能充分利用;二是减少打叶等级便于生产和存放;三是可以减少叶组配方的调整频率,有利于产品质量的稳定和控制。
    在配方的指导思想上,有些烟厂还没有打破只有上等烟、腰叶才能做高级卷烟的陈旧过时的思想。应对发育正常、成熟度好的上部、下部烟重新认识其品质特征,科学地掺配利用,发挥其应有的使用价值是非常必要的。否则一个大品牌希望生产数百万箱,则原料供应是不可能的。据了解菲莫公司近年特别欣赏成熟度好的顶叶,2002年又大量高价抢购美国的下部烟叶,这也是值得我们深思的。
    工业企业重视发展高价烟,追求高利润,但其市场份额是有限的。虽然先富起来的人会不断增加,而随着不正之风的减弱,请客送礼活动的减少,其消费总量仍不可能扩大。大品牌必须有大市场,高价烟只能成为名牌卷烟,不可能成为大品牌卷烟。大品牌的卷烟价格必须着眼与国民人均收入水平相当,才能有大市场。“万宝路”之所以能销售数百万箱,零售价格适当也是主要原因。所以必须重视开发中等价位的卷烟。近年来低价卷烟的农村市场供不应求,却无人生产。若为农民健康着想,农民可享受的东西更少,戒烟更难,实际上转为了吸食自卷烟或旱烟袋,这样会对农民的健康危害更大,政府也流失了部分税收。商业上低次烟不收,农村又空出市场,为不法分子私产卷烟造成了可乘之机。而这部分卷烟市场份额也恰恰是外商竞争力最弱的部分。因此,建议国家在税收和价格政策方面进行调整,企业内部深化改革以降低成本,科技部门也应对中低档卷烟提高质量,减害降焦作出贡献,确保市场份额少被外商侵占。
    记者:朱老,非常感谢您抽出宝贵的时间接受采访,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