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烟草专卖局
文学园地
国家烟草专卖局总机
010-63605000
新闻投稿热线:
010-63606453
010-63605947
cx-out@tobacco.gov.cn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金叶文苑>>文学园地     查看: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与平凡把酒言欢

2018-12-12

  草木凋零之后,每日出门散步,总会不小心在裤脚沾几个苍耳带回来。《诗经》里有一句“采采卷耳,不盈倾筐”。卷耳就是苍耳,想来甚是不解,这种植物全株有毒,在诗经所处的那个荒蛮年代,采它好像全然没有道理呀。  

  其实身为杂草的苍耳,却非常有用。它的茎皮纤维可以编麻袋、麻绳;新鲜的茎叶捣烂后涂敷,可以治疗疥癣和虫咬。狭长又瘦弱的苍耳,外表看压根儿没有什么德色与才能,但我觉得,它至少是鲜活的。在荒野里向上生长,啜饮过春水,曝晒过秋阳,轻微地结果,然后枯老。

  我们每一个人,不都是一颗苍耳吗?我们从小就渴望,或者被期望拥有不平凡的人生。其实,终其一生,我们中的绝大多数人只是归于平凡。在这个平凡的世界,我们最需要的不是极少数的英雄,而是大多数甘于平凡,却依然热爱生活的人。平凡人有平凡人的伟大,活出自我和希望,就是我们的不平凡。周国平说,“人世间的一切不平凡,最后都要回归平凡。只有把平凡生活真正过好,人生才是圆满。”是啊,无论生命中有多少波澜壮阔,我们最迷恋的,始终是包裹在烟火人事里那些琐碎的温暖和感动。

  其实苍耳,在诗经中还有个称呼,叫做“苓耳”,是个韵律极美的名字。苍耳,这种自然界最不起眼的植物也有大大的梦想。它遍布周身的钩刺,如同一只小手,悄悄抓牢了路人的衣襟,奋不顾身地去向远方。

  沈从文的《边城》里有句“慢慢吃,慢慢喝,月白风清好过河。”平凡的人生,也可以有月白风清,山河浩荡。

 

 (山东省淄博市周村区烟草专卖局 崔明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