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烟草专卖局
烟草逸事
国家烟草专卖局总机
010-63605000
新闻投稿热线:
010-63606453
010-63605947
cx-out@tobacco.gov.cn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服务信息>>消 费 者>>烟草逸事     查看: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故宫藏画实录道光帝“吸烟”轶事

2018-11-01

■道光帝手执鼻烟壶。

■佚名《喜溢秋庭》(局部)绘道光帝于慎德堂。

■慎德堂款料胎套三彩鼻烟壶底款。■慎德堂款料胎套三彩鼻烟壶(正面)。■慎德堂款料胎套三彩鼻烟壶(背面)。

  清皇室喜好把玩鼻烟壶,御制珍品近年拍价过千万元

  道光皇帝与鼻烟壶的故事,要先从清宫十三朝中最勤勉的皇帝——雍正讲起,由于清宫律例规定三品以上的1000多名高级官员都可以直接给皇帝写密折,皇帝则必须在每个奏折上写下自己的意见。勤奋的雍正帝在他13年的帝皇生活中,写下了1000多万字的御批。料想,在没有咖啡的年代,帝皇们在处理日常琐事时要醒脑提神,想必少不了闻吸鼻烟,道光皇帝就最好这一口。

  正因有了与皇家的各种故事和姻缘,让鼻烟壶这种本就具有材质和工艺优势的藏品,更增添了历史价值。那么,过千万元的拍价刷新,也不会令人太意外了。

  【概况

  清代帝皇手上珍,解放后巨量流出海外鼻烟壶是将料器制成的小瓶子,用铁砂在瓶内摇磨成乳白色,然后用极其精细的竹笔蘸色,在瓶内反画出各种人物、山水、花卉等,故也叫内画壶。在明朝晚期,意大利人利玛窦将鼻烟装于玻璃容器,进献给万历皇帝,鼻烟由此进入中国,多种鼻烟盛具也诞生在国人手中。存世遗物中,顺治程荣章所造铜雕云龙鼻烟壶被传为中国鼻烟壶的鼻祖。

  当年,上至帝王将相,下至平民百姓,也盛行吸闻鼻烟,不过,帝王将相、富贾巨商使用的鼻烟壶往往极为奢侈,用料极为珍贵,并让技艺精湛的工匠们为他们设计、制造。于是,鼻烟壶逐渐成为集中国工艺美术之大成的袖珍艺术品,康熙皇帝还将宫造鼻烟壶赏赐给近臣和外官。但到解放后,它成了没落的代名词,清朝留下的巨量鼻烟壶一箩筐一箩筐地流到海外。

  百元购藏20年后升至十多万元,国内拍场珍品过千万元大关

  从市场上看,鼻烟壶的质料有瓷玉、玛瑙、翡翠、琥珀、水晶、珐琅、竹木牙角匏等,所绘题材大多为历史人物,卧冰求鱼、寿比南山、官上加官、功名富贵等。1989年香港市场上曾拍卖过一批鼻烟壶,由一对外籍夫妇在20世纪60年代香港古玩市场上以平均每件100元左右的价格购藏。而那次拍卖成交价和成交量都相当高,其中有一件被卖到18万港元,使这对“无心插柳”的收藏人一夜之间成为新闻人物和千万富翁。

  近观这两年,2011年11月香港邦瀚斯“玛丽及庄智博鼻烟壶珍藏”专场中,一只北京宫廷受乾隆皇帝谕旨打造的“玻璃画珐琅西洋仕女鼻烟壶”以2500万港元,问鼎中国鼻烟壶拍卖之最。中国嘉德2011年秋拍中,一件清乾隆款御制铜胎画珐琅彩欧式仕女图鼻烟壶以782万元的价格成交,创下内地鼻烟壶拍卖纪录。目前,鼻烟壶拍卖前10位排行榜中,有的已过千万元大关。

  【鼻烟壶的收藏与保养

  ●收藏七项注意一.造型:选购造型优美、匀称鼻烟壶。二.原装:鼻烟壶的壶盖和软木塞连着的小勺均要原装。三.色泽:鼻烟壶的色泽要鲜润。四.完整:鼻烟壶要完整无缺,无崩缺裂损之处,无褪色之处。五.雕工:鼻烟壶的雕工细致、美观。六.画工:鼻烟壶的画工要精细、干净,无做作之感,要有艺术性。七.壶壁:鼻烟壶外壁要平整光滑,透明度高,没有砂眼和风纹。

  ●保养要重特性

  鼻烟壶的保养需要了解各种鼻烟壶的特性。例如,翡翠鼻烟壶怕汗液、碱,且不能将翡翠鼻烟壶放在有油烟的地方,亦不可日晒。壶本身有气孔或质地娇嫩者,如松石鼻烟壶切忌近油烟或蒸气。切勿将松石鼻烟壶放在高温处,其遇到高温会变成淡色。

  【故事

  画轴《喜溢秋庭》再现道光帝“壶不离手”

  从目前存世有多帧道光帝画像,都画有他本人手持鼻烟壶的情景。现藏于北京故宫博物院的传世作品《喜溢秋庭》画轴,表现了清宣宗道光帝旻宁与皇后(或皇贵妃)于阳光和煦的秋日,着便装在圆明园慎德堂,观看皇子公主与宠物嬉戏的情景。从图中不难发现,画家精心描绘出了帝王家庭中的天伦之乐与园子的美不胜收。仔细观赏此画,可见左上角“慎德堂宝”朱文大印,最为难得的是道光帝左侧炕几上竟然还摆放有一件鼻烟壶及烟碟,足证旻宁喜嗜鼻烟,说不定平时还烟壶、烟碟随身常备。

  道光帝为皇室吸鼻烟大开方便之门清朝初期至乾隆年间,清宫祖宗家法是禁止吸烟的,但一直到嘉庆帝时才采取开放政策,为种植烟草和吸烟大开方便之门。时至道光帝,就是他身为太子而未登基之前,就名正言顺地鼻烟和旱烟同抽了。有意思的是,没有人知道嗜烟的道光帝旻宁也用烟斗系旱烟。《养吉斋丛录》《余录》卷三对此均有记载,道光帝更有“顿觉心神清朗,耳目怡然,昔人为酒有全德,我今称烟日如意”的评价。这一时期,鸦片已在中国泛滥,如果说要禁烟,只可能是禁止鸦片,清廷也就没有余力去重视旱烟和水烟了。

  旧日御器今犹在,慎德堂款料胎三彩烟壶有故事

  在圆明园的慎德堂,道光帝居园听政,更成为了宫禁以外的一处重要政治中心。而这样的主人也往往在其使用的器物上署上其堂名别称,并在他的书画收藏上斋名“养正书屋”等别号藏印,以示风雅。传世有一组署“慎德堂制”款的粉彩瓷器,即道光帝转为在圆明园此殿堂内订烧的专用御器,只不过是书写上堂名款而已。近期在苏州博物馆一个鼻烟壶展览中,展品之一的慎德堂款料胎三彩烟壶,情况与上述类似。

  此烟壶原是美国鼻烟壶收藏家JoeGrimberg的藏品,2010年美国纽约苏富比秋拍中,由香港人张宗宪拍得。壶高7.8厘米,壶呈扁平形,椭圆形圈足,白玻璃套三彩工艺。壶身雕琢工艺表现出一派田园清新风格。底足刻“慎德堂”三字楷书款,可以说,在鼻烟壶上此款还是极为少见的。鼻烟壶体积微小,不盈一握之物,底部尤其局促,所以说诸如“慎德堂”多雕刻横款,字体笔画结构自然与大件瓷器有所差异,书法也不同,这也是可以理解的。

  圆明园灿若白玉的台阶依水而建,金碧辉煌的宫阙凭水而立,现虽已灰飞烟灭,但从其遗留下来的珍品鼻烟壶,尤其留有“慎德堂”剪影的,让后人得以窥探本该属于道光帝的那段遗忘的历史。
 
 (新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