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烟草专卖局
创业
国家烟草专卖局总机
010-63605000
新闻投稿热线:
010-63606453
010-63605947
cx-out@tobacco.gov.cn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服务信息>>零售客户>>零售智慧>>创业     查看: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这两年咱确实赚钱了”
——2005年度济南市卷烟工商企业与市区重点零售客户座谈会侧记

2008-07-01

主讲者激情洋溢。


听讲者聚精会神。


获奖者喜上眉梢。


会议结束时,记者找到郑大爷,拍下这张照片。


邓女士专注地听主持人宣读获奖名单。


记者在与付翠红(左)交谈。


  “这样的座谈会咱们年年搞,两年之前,我们构筑卷烟零售价格体系时,有不少零售客户信心不足,甚至相互之间恶性竞争,这使大家赢利水平普遍下降,当时不少客户见了我都说‘卖烟不赚钱啊'。是啊,当时我就想怎样才能把客户的赢利水平提上去。短短两年过去了,今天,我坐在这里,可以理直气壮地说一句,现在卖烟赚钱了!”
  说这话时,济南市烟草专卖局客户部副经理赵传友激情洋溢、神采飞扬。
  “这两年咱确实赚钱了!”记者旁边一位零售客户边点头边说。
  12月17日,济南市东郊饭店二楼会议厅内座无虚席,2005年度济南市卷烟工商企业与市区重点零售客户座谈会正在紧张有序地进行。红色的大横幅悬在会场上方,台上的大屏幕不时闪现“感谢您来参加座谈会”、“祝您身体健康、生意兴隆”之类的字样,一切让人感到暖意融融。
  济南市烟草专卖局和将军集团6位同志的专题报告各有侧重。主讲者一边讲,一边在大屏幕上演示。内容有假冒卷烟鉴别、现场模拟调包、营销技巧介绍等,讲解与演示相得益彰,极大地调动了零售客户们的兴致。他们有的面带微笑,一边听一边微微颔首;有的表情严肃,神情专注地盯着大屏幕。因为中间没有安排休息,记者只好插空随机采访,不料想一开始竟遭遇了“尴尬”。


专心听课的郑大爷
  “对不起,打断一下,我是《东方烟草报》记者,您觉得这种方式对您的经营有帮助吗?”
  “噢,你等等,我先看完这一节。”当记者小声问起坐在一旁的一位老大爷时,老人家头都不回地回敬了记者这样一句。记者抬头一瞧,大屏幕上正在演示卷烟调包一节。老大爷一边看,一边自言自语:“对,是这样,就是这样。”
  看完后大爷才对记者说:“你刚才说什么来?”记者把刚才的话又重复一遍,他才有些吃惊地说:“你是记者呀!唉,我刚才光顾看那上面的录像了,还以为是谁跟我说话呢。这堂课很好,对经营用处很大,你看刚才放那段录像,我老伴上个月看店时就被一伙骗子调了包,我估计就像刚才这样被调的,这要早看看多好。”
  “您经营卷烟多长时间了?生意怎么样?”
  “我卖烟12年了,还不错。”
  “您看还没问您贵姓和地址,您能说一下吗?”
  “没问题,我的店在槐荫区张庄路,我姓郑。”
  “您卖烟这么长时间自己没遭遇过这种调包的事吗?”记者问。
  “怎么没有?我卖烟第二年就遇到这样的事。因为那时我经济条件有限,生怕被人骗了,做生意小心谨慎,尤其碰到有人买高档烟的时候,我一刻也不敢离眼,他们再一磨蹭,我就更小心了。所以那回他们在我店里磨蹭了好长时间,最后没买也没得手。”
  “您怎么确定那是想调包的骗子?”
  “凭感觉。一般人买烟的时候如果自己辨不清真假,咱就耐心地告诉他,问明白后就买走了。可那些人不,他们左问右问,还不断调换,卖烟之前我就听说过有这种事,所以遇到这种情况时,即使调换我也把自己的烟拿在手里,让烟不离眼,大概那俩人见没机会,就走了。你看刚才放这录像,我可弄明白他们是怎么调的包了,回家得告诉老伴。”
  “您这次得奖了吗?”
  “得奖了,三等奖。”大爷自豪地说。

女儿就叫“夏璐”

  坐在记者左边的是一位打扮入时的女士,在她听讲的间隙,我们聊起来。
  “我的店在市中区,叫‘夏璐烟酒店',夏璐是我女儿的名字。”夏璐烟酒店老板邓女士快人快语地说。 “这种形式挺好的,我觉得在开拓市场、提高效率方面,烟草公司起了个领头羊的作用。我每年都会参加这个座谈会,因为每年都会有一些新情况。”
  “您觉得经营过程中有什么突出问题?”
  “低档烟问题。低档烟总是不够卖。不过刚才听了有关品牌培育的讲课,觉得有信心在引导消费方面再做一些文章。”
  “为什么?”
  “因为我现在做得也比较大,我开店18年了,现有三个连锁店,又积累了一些经验,加上我店的位置也比较好,老顾客多,这些都有利于我进行品牌培育工作。”
  我们小声交谈了一会儿,到了发奖的时候,邓女士很专注地听着,听到自己的名字,她高兴地告诉记者:“我这回得的是百佳零售户三等奖。”“回去后准备把奖牌放哪里?”“当然放店里了。这是我们的荣誉,不但我们自己看重,顾客更看重,顾客来买烟,一看这些荣誉牌对咱就放心。”这时,颁奖音乐响起来,邓女士笑盈盈地上台领奖了,一脸的自豪。


替妈妈参会的女孩
  颁奖的时候,记者看到旁边一女孩不停地左顾右盼,便靠上前与她小声谈起来。
  “你是烟店老板?”
  “不是,我是替我妈妈来的。”
  “你妈妈为什么不来?”
  “今天是周末,店里太忙了,我妈抽不出身。再说我妈想叫我锻炼锻炼。”
  “你多大了你妈就想叫你经商当老板?”
  “我20了。我妈不是叫我经商,因为明年我就要到日本上学了,我妈想叫我多接触一些场合,长长见识。”
  “这些有关烟的知识你听得懂吗?”
  “还行。因为我经常在周末帮我妈看店。”
  “你能说出几个卷烟品牌和价格吗?”
  “能。‘金将军'200元,‘国际将军'98元,‘红利群'135元,‘红双喜'75元,‘白沙'42元……”小姑娘一口气报出几个品牌。
  “看来你也是半个老板啊!”见姑娘挺可爱,记者和她开起了玩笑。
  “你刚才好像在找谁?”
  “找我哥哥。”
  “你哥也来参加座谈会?他也开烟店吗?”
  “嗯,我哥哥的烟店在市中区,我家的在槐荫区。”
  “你们这回得奖了吗?”
  “嗯……我家没得,不知我哥得没得。去年他可得了奖。”小姑娘老老实实地说。
  “你能把听到的这些烟的知识告诉你妈吗?”
  “能。只要能记住的都能告诉我妈。”
  “你家经营情况怎么样你知道吗?”
  “不太清楚。反正觉得我妈挺忙的,应该还行。”
  从谈话中得知,姑娘名叫付翠红,是山东山口日语学校学生,明年准备去日本留学。
  边听边聊中,座谈会接近尾声,颁奖的音乐优美悦耳,获奖的喜气洋洋,没获奖的满眼羡慕。乐声渐消,大屏幕上打出一行大字:“预祝新老朋友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合家幸福、生意兴隆!”

  写在结尾: 出得门来,正午的阳光洒在身上,记者不禁想起老舍先生在《济南的秋天》里的句子:“上帝把夏天的艺术赐给了瑞士,把春天的赐给了西湖,秋和冬的全赐给了济南。”真的,那正走出会场的笑逐颜开的人们让人感到了济南冬天的魅力。看着他们,记者忽有一种情感冲动自心底升起,想多写写他们,写写他们的创业历程,写写他们的内心世界,还有他们的冷暖与追求,因为他们每个人的成功和追求背后都会有一串精彩的故事……

 

 

( 东方烟草报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