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烟草专卖局
建议、提案答复
国家烟草专卖局总机
010-63605000
新闻投稿热线:
010-63606453
010-63605947
cx-out@tobacco.gov.cn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政务信息 >>建议、提案答复     查看: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关于政协十二届全国委员会第五次会议第3097号(工交邮电类250号)提案答复的函

2017-09-18

  针对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所提出的关于规定国内烟包采用全警示图形包装的提案,我局答复如下:

  一、关于我国卷烟包装设计内外有别的问题

  国际贸易通行规则是,进出口产品应符合销售目的国(或地区)的相关法律或规定。因此,我国生产并在境内销售的卷烟及进口卷烟包装应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卷烟包装标识的规定》(以下简称《规定》),采取文字警示,而相同品牌专供出口的卷烟则应按照出口目的国(或地区)的要求进行包装设计,必须遵守相应国家和地区的法律规定,如销往澳大利亚、香港特区的卷烟,由于当地规定卷烟包装采取图形警示,因而我国出口到上述国家和地区的卷烟必须按照其具体要求印制图形警示;而日本等国家采用文字警示,因而销往日本等国家的卷烟健康警语内容、文字大小、颜色、轮换方式等必须符合所在国的规定。因此,所谓健康警示“内外有别”,是由国际贸易规则决定的。

  二、关于所有卷烟制品采用全警示包装的问题

  作为《烟草控制框架公约》(以下简称《公约》)缔约方,我国一直严格执行《公约》中关于卷烟包装的有关规定。《公约》第11条规定,缔约方在公约生效后三年内,根据国家法律采取和实行有效措施,“确保健康警语和信息应轮换使用,应是大而明确、醒目和清晰的,宜占据主要可见部分50%或以上,但不应少于30%,可采取或包括图片或象形图的形式。”从条款中可以看出,要求健康警语和信息应是大而明确、醒目和清晰,但并未限定各缔约方标注健康警语和信息的形式,并未强制规定必须使用图片警示。对图片警示用“可采取”而不是“应采取”的写法,亦体现了兼顾各国不同国情、不同立场的原则。

  在我国境内所销售的卷烟,其包装标识符合《公约》规定要求。2007年,我局与国家质检总局按照《公约》规定制定了《规定》,对我国境内生产的所有非出口卷烟和国外进口卷烟包装上的健康警语作出了具体规定:两组警语轮换使用;警语应位于卷烟条、盒包装正面和背面;警语区域所占面积不应小于其所在面的30%。此《规定》于2009年1月1日起正式施行。

  为进一步做好控烟履约工作,不断加大《规定》的执行力度,2011年8月,中国烟草总公司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大卷烟包装警语标识力度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对卷烟包装标识做出了进一步的调整,其主要内容包括:加大警语字号,撤销英文警语,量化警语字体与警语区背景的色差值,警语字体与警语区背景色差要足够明显、醒目。按照《通知》要求,自2012年4月1日起,我国境内生产和销售的卷烟一律采用了新的卷烟包装标识。调整后的条包警语字体高度由原来的2毫米提高到6.5毫米,盒包的警语字体高度由2毫米提高到4毫米,警示作用明显提高,符合《公约》中“大而明确、醒目和清晰”的要求。

  为进一步强化卷烟包装标识警示力度,不断提高警示效果,2015年12月,我局与国家质检总局修订出台了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卷烟包装标识的规定》。新规定要求,健康警语内容增加为三组6条,且所占面积由过去主要可见部分不少于30%调整为“不应小于其所在面的35%”,并进一步加大警语字体、增强警语区内文字与警语区背景色差值。同时,新规定还要求卷烟包装体上及内附说明中禁止使用误导性语言,“低危害”“淡味”“柔和”“低焦油”等描述用语均禁止使用。

  另一方面,从各国履约的情况来看,《公约》一半缔约方的卷烟包装并未采用图片警示。截止2016年底,《公约》180个缔约方中,使用图片警示的有92个,所占比重为51.1%;未使用图片警示的有88个,所占比重为48.9%。其中有55个缔约方卷烟包装上没有任何健康警语。我国在卷烟包装问题上与日本所采取的做法基本一致,未要求健康警语和信息必须采用图片或象形图。目前还有一些国家,如美国、瑞士、印尼、阿根廷等尚未批准或加入《公约》,其卷烟包装标识也未采用图片或象形图。这也充分说明了,采用图片警示并非是《公约》的强制规定,各缔约方可以采用图片警示,也可以采用非图片警示。

  三、关于烟草专卖局参加履约工作是否违反《公约》规定的问题

  我国现行的烟草管理体制,是根据《烟草专卖法》及其实施条例依法设立的,这一体制在加强行业管理,防止烟草产业盲目发展,打击烟草制品非法贸易和保证国家财税收入等方面起到了积极作用。国家烟草专卖局根据国务院批准的“三定规定”履行《公约》有关的责任和义务,在履约分工中承担了打击烟草制品非法贸易、调整烟草制品包装标识等方面的职责,同时参与承担了编制控烟规划、履约报告和信息交换、禁止烟草广告促销和赞助、减少烟草需求的价格和税收措施、烟草制品成分管制和信息披露、烟草种植替代、公众教育等多项职责并发挥了重要作用。

  烟草控制是一个长期艰巨的工作,要从我国国情出发,统筹兼顾,走符合自身实际的控烟履约之路。要强化政府监管和社会监督,不断完善“政府主导、部门配合、各界参与、有序推进”的控烟机制,增强控烟合力,营造全社会参与控烟的良好氛围,共同维护好国家利益、消费者利益和公众健康利益。

  作为支持控烟、保护公众健康的负责任国家,我国坚持从实际出发,在认真履行《公约》规定的责任和义务、参与全球健康治理等方面取得了重要进展。我国政府独立自主选派代表参加有关国际会议,并在国内积极开展控烟履约工作,完全是国家主权范围内事务,与《公约》第5.3条的规定并不矛盾。我国的多部门联合开展控烟履约工作的机制以及所取得的成绩得到了有关各方的积极认可。